欢迎您访问海口织梦58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投资策略解密/

也能体会他们在事业低谷中如何与自己、与市场进行不懈抗争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17 浏览次数:次  编辑:

    第一次与晓燕女士见面,是在一位私募基金经理投资策略会上,当她向我描述编著《解密中国私募》一书的想法时,引起了我的较大兴趣,我也给予了相应的关注与支持。虽然国内有关证券投资类的书籍无数,但对于私募基金经理 这一特殊人群的投资风格及思路进行深入剖析的书籍似还少见。

    国外曾有一本经久不衰的畅销书——《股市奇才:美国股市精英访谈实录》,作者施瓦格采访美国当代多位业绩最好的证券交易和投资者:如一个过去想当艺术家或作家,后来却在股票交易上取得年平均复合收益115%业绩的经理人;一个在1992年和1993年交易中分别获得年收益率563%和322%业绩的中西部农场主。作者通过与这些天才的深入交谈,向广大读者探讨了他们取得优秀业绩的方法,介绍了他们的投资理念、投资策略、操作风格,以及一些其他读者希望探求的奥秘和应当汲取的经验和教训。



    《解密中国私募》的出版,为人们走近私募、了解私募提供了一扇清澈的窗口。祝贺它的问世,希望它能对读者研判市场,认识私募有所斩获!

    与上书异曲同工的《解密中国私募》一书,记录了对16位私募基金经理的采访,虽然在资本市场的长河中,他们的业绩证明时间并不长,但他们事业的高潮或低谷却契合了2007年中国股市的巅峰、2008年的谷底、2009年的反弹与2010年的振荡。无疑,这三年多的时间是中国资本市场有史以来最具有代表性的期间。通过此书,投资者可以了解这些私募经理如何“驾驭”牛市、“抗衡”熊市,“周旋”猴市,从而取得较好的收益,获取“功名”,也能体会他们在事业低谷中如何与自己、与市场进行不懈抗争。

    难能可贵的是,本书记录了这些“股市奇才”对中国股市进行实战的经验和心得:“我们把中国A股市场定义为非有效性市场,中间信息的流动也存在大量非对称的现象。从参与者角度讲,这个市场极富波动性,也充满着机会。”“我们一方面要努力探索对企业作价值评估的方式方法,另一方面要探寻市场内在的运行机制,你只有更好地了解市场运行机制以后,才能知道这个偏差为什么会出现,当出现价值偏差的时候我们会有比较好的应对措施,获取比较好的投资收益。”“我的观点——从来没有夕阳的行业,只有夕阳的企业,所以我觉得在各个板块做得优秀的人都可能涌现出来。”“很多好的公司、强的公司会出现在一些竞争性行业,包括跟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消费性、服务性行业,包括医疗保健,这块利润比重应该提高。”对投资者来说,这些话语可谓句句珠玑。
    “私募”在我国证券市场已有了相当的规模与影响力,但大多数人对其仍是雾里看花,不明就里,私募经理更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人们对他们的市场判断、政策把握、投资风格、操作方法、盘面感觉等都感莫测和新鲜。所谓私募即私募基金,指有关投资机构向特定对象募集资金形成基金,再以基金为主体从事某种专门投资,获取较高收益的投资方式。目前我国私募基金按投资对象与风格主要划分为证券投资基金与股权投资基金两个大类。本书中所说的主要是从事证券,亦即在二级市场进行证券交易的私募基金。这种证券类的私募基金又主要有三种:一是所谓的阳光私募;二是资金信托计划类的私募;还有一些人称地下私募的私募基金。其实这个概念不准确,严格来说,这部分是指完全没有履行相关法定程序,而由委托人之间协议进行的代客理财。在这几类证券投资私募基金中,又以阳光私募最为人们所关注。不仅这类基金经理的投资策略、操作风格以及关注领域等常为人们津津乐道,甚至有机构对他们的投资效益等定期进行专门的评价和排名。
    讲到私募,不能不涉及立法。过去,国外立法对私募并无太多的规范。欧盟多数国家有关基金的立法通常对私募基金没有太多规定,但在证券投资基金及信托投资问题上,却对企业养老基金,特别是年金通过资产管理以及其他方式进行证券投资作了较多限定,而且在政策上给予免税等扶持,美国的做法也大同小异,基本不限制。但在国际金融危机以后,他们的思路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已开始着手对私募基金,特别是对对冲基金进行必要的规范,由过去的基本放任,到目前的适度管理,甚至对某些私募业务给予必要的限制。我国《证券投资基金法》立法中,原已为部分私募留有余地,该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基金管理公司或者国务院批准的其他机构,向特定对象募集资金或者接受特定对象财产委托从事证券投资活动的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根据本法的原则另行规定”。这一规定一是对机构的范围限制较窄;二是对私募的募集对象、规范内容等都未予明确。而且自法律出台后至今,国务院并未出台具体规定。而在现实生活中,各类证券和股权类的私募却相继产生,并快速发展。这不仅对我们的市场规范与监管工作提出了复杂的课题,同样给我们的立法提出了新的任务。为此,一些专家学者和业内人士纷纷建议加强这方面的立法,或对“基金法”进行必要修改。立法机关已开始着手这方面的工作,前期已进行了广泛调研,目前正在进行深入研究论证。相信不久的将来,监管和立法机关定会形成明确的意见或结论,而且我认为这种意见或结论总体上会有利于私募事业的发展,因为健康规范的私募投资既有利于民间投资,同样有利于行业乃至国家经济和社会的发展。